飘飘然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伞修】最美的风景(茶会稿,一发完)

酒阑珊:

  ★ 这是10/18湾家伞修茶会的文稿,拿出来混更~听说茶会办得特别棒,超羡慕!只恨自己不在台湾,好想去!(ノω<。)ノ


  ★ 例行召唤战友,记得补上哦~ @原氏小仙_挚爱沐秋  @死宅懒废 




  最美的风景




  春回大地,桃红柳绿,又是一年清明。


  兴欣一行十二人坐在租来的大面包车里,由在江湖上混迹多年并且全队唯一有驾照的魏琛同志掌舵,在众人胆颤心惊的注目下销魂地扭着S型曲线开往H市附近的一处旅游景点。


  目前正是常规赛进行的日子,照理说职业选手是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出门玩的,他们得专心训练,春游踏青这种事自从初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有指望过了,可所有行业内部守则都比不上顶头上司的一句话——战队老板说要出去玩,谁敢不从?


  清明那天陈果扫完幕后心情一直不太好,唐柔建议可以出门散散心,被她这么一提陈果确实有点心动,但大家都在做事,就她一个人出门玩岂不是太蠢了?在确定下周对手是打起来没什么压力的小战队后,陈老板大手一挥,临时把“春游”这一项加入战队福利,强制要求所有人出门玩一天。


  对此,叶队长不服,抱着电脑抗议,一副电脑去他就去,电脑不去他也不去的架势。这生离死别的模样简直催人泪下,只可惜陈果不吃这套,直接把人扔给苏沐秋解决,还放话说这次活动谁敢带电脑就扣工资并且禁烟一个月。


  扣工资叶修不怕,但禁烟确实抓住了他的命脉,不得已只好在强权下妥协。而其他人其实都挺想放松一下的,天天对着电脑也确实有点累,于是乎这事就这么定了。


  职业选手每个月总要飞两次外地参加比赛,出门的经历不少,但像他们这样在赛季进行的日子里,不为比赛而是单纯出门玩的经历却几乎没有过。难得在春天出门游玩,苏沐秋十分珍惜机会,还特地把宝贝相机带了出来。


  苏副队近几年喜欢上了摄影,闲暇时看了不少教程,立志成为一代摄影大师。嫌弃手机拍照不够专业,格调太低,还特意去买了台带WIFI的微单,以便随时发布相片更新动态。


  不过很遗憾,在游戏方面极具天赋的他,在摄影方面却总是摸不到门道。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拍出来的相片甭管是风景还是人物,几乎每张都丑了八度,最巅峰时期能将张智霖拍成王宝强,曾一度让人怀疑他那相机镜头其实是哈哈镜。


  人家拍照技术精湛得好似整容,他拍照技术离奇得好比毁容,这事在荣耀圈已经不是秘密。


  而奇特的是,在这种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摧残下,竟然有一个人能够幸免于难,那位被神眷顾的男人就是叶修。


  苏沐秋那一手烂到极致的水准放到叶修身上全然变了个样,每当镜头对准自家那位时,苏副队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仿佛一瞬间理解了美的终极奥义,距离、角度和光线等都抓得极为精准,好似摄影大师布列松附体,硬生生将一个虚胖脸颓废宅男拍成了青春气十足的二八少年。


  当初叶队长那张相片被放上微博后整个荣耀圈都炸了——这个面如冠玉貌比潘安的帅哥是谁?兴欣有这号人物吗!


  在知道美男的本尊是叶修之后所有人都吓傻了,苏沐秋什么时候练就了这么一门好手艺?一时间大批队友和对手都请他帮忙拍照,结果就不提了,简直惨烈。经过多次实践,大家发现苏沐秋似乎只有在拍叶修时才能超常发挥,当他拍其他人的时候“哈哈镜”就会重出江湖。


  很快,苏同志那匪夷所思的摄影技术就成了荣耀圈最难懂的未解之谜,这个谜团直到某天方锐转发了一条由战队粉丝发布的,关于苏沐秋摄影技术的分析帖时才稍稍得以解答。


  那条微博最后是这么写的:据说每个人看见的世界都是不同的,摄影就像是绘画,是拍摄者将自己眼中所看见的美以平面的方式展现在别人眼前,而从苏沐秋拍的相片来看,或许叶修就是他眼中最美的风景。


  方锐转发:“简单来说就是——苏大大用一张相片简单粗暴地为大家诠释了什么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


  看见方锐的微博,苏沐秋还没发话,魏琛先不干了:“敢情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大爷?”


  魏琛在第一次看到苏沐秋给自家那位拍的相片时,吓得烟都掉了,连忙抓住苏同志的胳膊,跪求大师给他也来一张,力求让他重回神一般的少年时期。


  那时候苏沐秋还没准确清晰地看透自己的摄影技术,他面上谦虚客气了几句,心里飘飘然地给魏同志拍了一张,没想到活活把他拍老了十岁,真是想想就心酸,说说都是泪。


  终于抵达目的地,众人争先恐后窜下车,好像多呆一秒都会窒息。看他们连滚带爬的可怜样,魏琛十分不满:“至于吓成这样吗?我怎么说好歹也是老司机。”


  叶修摸出根香烟压惊:“老那确实挺老的,就是没见过你这种把开车当成扭秧歌的司机。”


  “你懂个屁,这叫技术!”


  懒得理他,叶修环视周围,他们来的是H市附近的一座有些年头的古镇,这里多少也算个旅游景点,只不过现在是工作日,旅客比较少。陈果看看时间不早,决定带大伙先去酒店放行李,顺便用餐。


  其他人放好东西下楼时,看见叶修坐在餐厅中央的钢琴前弹着曲子,时不时和站在一旁面带笑意举着相机拍照的苏沐秋隔着镜头对视。酒店的员工和客人们来来往往,面带好奇地看着他们,而这两个人全然不管周围人的看法,眼里只有对方的存在——就好像旁边晃来晃去的全是死人。


  “旁若无人”这个词兴许就是为了他们而设。


  细细听了几秒,兴欣的钢琴公主唐柔惊奇道:“他在弹《Kiss The Rain》!”


  也不怪唐柔大惊小怪,因为对叶修来说,弹琴只不过是一种锻炼手速的方式,所以他只会用心练习那些技巧性极强或是速度极快的曲子,而这首曲调优美节奏舒缓,专用来描绘爱情的《Kiss The Rain》则很不符合他一贯的偏好。


  这样对手速精进没什么帮助的,单纯是为了抒发情感的曲子,叶修或许只会为了他眼前的那个人而弹。


  “劳驾,谁去提醒他们吃饭?”陈果简直没眼看下去……当众示爱,还眉目传情,太高调了吧!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在外时不拍几张食物的照片发网上似乎就不能好好吃饭,兴欣这几位也不能免俗。上菜后几个年轻人第一反应就是掏手机拍照,苏沐秋鹤立鸡群,拿微单拍,照例拍完发微博,而且他不止是拍桌上的菜,还拍身边的人。


  叶队长没有他们那些臭毛病,抓着筷子直接开吃,先尝了一口当地的特色菜,似乎是觉得味道不错,然后他非常顺手地将咬了一半的肉塞进苏沐秋嘴里。后者维持着拍照的动作,咬住那块肉的同时还不忘按快门,几十秒后,苏沐秋加V认证的个人微博上就出现了叶修拿着筷子喂食的一系列相片。


  无视微博上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言论,苏沐秋终于舍得放下相机,投桃报李般剥了只虾送到叶修嘴边。边上陈果终于忍不住重重咳了一声,觉得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带他们出来玩更加错误的决定:“……你们能好好吃饭吗?”


  他们的行程很简单,吃完饭后就是自由活动,不管怎么说都是出来散心,与其大部队一起逛还不如各玩各的。


  三个姑娘手拉着手去淘当地的手工饰品;罗辑对这几天开的书画展很感兴趣,乔一帆和安文逸跟着一块去接受文化熏陶;魏琛听说街头有人算命,非要拉着包荣兴去算上一卦,看看哥俩的红鸾星什么时候才能动一动。


  剩下几个人拎着鱼竿去附近的垂钓区钓鱼。


  垂钓这种事谁都没经验,全是瞎折腾,刨泥巴捉蚯蚓就费了老大劲。饵料还没弄到手,叶修耐不住先拿了一支鱼竿玩,他琢磨了一下构造,觉得钓鱼这种事得靠缘分,凭自己的人品就算没饵估计也能钓上大鱼。说服了自己后,他用力挥杆甩钩,挥到一半好像被什么勾住了,回头一看,鱼钩正巧勾在苏沐秋的皮带上。


  果然有缘。


  叶修笑着放下鱼竿,站起身要走,方锐抬头问:“不玩了?”


  “已经钓上了,”叶修拉着恋人的手往外走,“功成身退,剩下的交给你们。”


  有对象了不起?看着空荡荡的鱼篓,再看看那两位交握的手,莫凡冷哼一声,十分不屑地想着。


  职业选手从某些方面来说就跟明星是一样的,走在街上偶尔会被玩家认出来,譬如此时,他俩正并肩走着,旁边突然冒出几个姑娘,捧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签名本和记号笔,眼里闪烁的星光都快具现化了。


  好不容易应付完热情的玩家,苏沐秋一扭头发现叶修不见了,他四处晃悠了几圈,在一棵冒着新枝的大树旁找到人,叶修正蹲在那里逗着一只站在石阶上的猫。


  那只猫毛发柔顺亮丽,非常干净,看上去像是家养的。叶修轻轻挠它下巴,手法精湛,猫咪闭着眼睛发出舒服的咕噜声。阳光洒下来,柔和了男子微笑着的模样,苏沐秋抓起相机定格了这一幕。


  顺手发上微博,刚完成日常训练的黄少天抢到首杀:“哎哟喂脱单狗又出来炫技了,看看这拍的……等会等会等会,叶修在摸什么东西?看上去很稀有啊!圆滚滚的,尾巴还那么长,什么品种啊?柬埔寨长毛猪?队长快来鉴定一下!”


  苏大摄影师掌握着一项令人匪夷所思的特殊技能,而且还是被动触发式,那就是当镜头对准叶修和其他生物时,通常叶修那部分很惊艳,而其他生物则会活活扭曲成别的物种,简直就像是安装了只会对叶队长产生效果的美颜滤镜。


  喻文州艰难辨认了一番:“好像是猫?”


  蓝雨剑圣的嘲笑紧跟而来:“哈哈哈哈哈服了!苏沐秋我跟你说我真的服你了!改天有空教教我摄影吧,我也想学学能把一个物种拍成另一个物种的特技!”


  面无表情关掉微博,苏沐秋踮着小碎步悄悄跑过去,正好看见叶修将手上的烟递上前,对面前仰着脑袋摆了副好奇样的猫咪低声笑道:“要尝尝吗?”


  伸出去的手半路被人拦截,苏沐秋抢过烟,叼嘴里吸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发表“初吸”感言就先被呛了个死去活来。叶修吓了一跳,赶紧把烟抢回来:“诶!玩什么呢,你不是不抽的吗?”


  咳了半天,苏沐秋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字:“想试试……”


  嘴上说是好奇,心里却在想:哪能让别人享用间接接吻的待遇?


  就算是猫也不行。


  在这种生活节奏缓慢的地方,他们放缓步调四处闲逛。一会看路边的老大爷下棋,一会看孩子们围在一起踢毽子,又或是在茶社里点上一壶茶。


  无所事事可却一点都不觉得无聊,仿佛只要对方在身边就能够走到天荒地老。


  喝了几口茶,路边来了辆小推车,一个老师傅将车上的东西拿出来,搭起几块板,一个小摊位就摆好了。那是个卖糖人的摊,摊主拿着勺和铲,几个动作就轻巧地做出了一个糖人。叶修看着有点怀念,跟苏沐秋说了一声便下楼去买糖。


  这种民间传统手艺已经越来越少了,糖人在B市比较常见,而H市则很少有。十年前在他们相识后,叶修曾带着苏家兄妹去买过,两只猫和一只兔子。这么多年过去,苏沐秋仍然记得糖料入口时那甜美的味道——就跟遇见叶修后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里,那人带给他的名叫“幸福”的滋味如出一辙。


  拍下叶修拿着糖人向自己走来的模样,苏沐秋看着相片有些恍惚地想,好像他至今所有的幸福都与这个人有关。


  时间过得再慢也总有走完的时候,兴欣这些人撒欢了一整天,终于玩够了回酒店休息,苏沐秋走出浴室时叶修已经趴在床上睡了。他擦着头发蹑手蹑脚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微单,调整角度对准恋人的睡颜正准备按下快门,没想到叶修突然睁眼用手挡住镜头。


  这是叶修第一次对这事表示拒绝,苏沐秋愣了一下,轻声问:“怎么了?”同时在心里反省是不是今天拍太多。


  叶修不吱声,推开苏沐秋手里的相机,把那人拉到身旁,勾着他的肩膀,掏出手机拍了张合照。


  屏幕里苏沐秋傻乎乎地看着镜头,明显不在状态,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把相片传到自己的微博上,说:“只拍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相片是记录,也是纪念,如果相片里永远只有一个人,那样的纪念是不完整的,相爱的人如果只有其中一个定格在相片里,那样不是太孤单了吗?


  先前苏沐秋一直都只拍叶修的单人照,从未想过拍自己,而就在这天之后,他开始更多地拍起他们的合照,尽管成品效果并不好。


  但是哪怕永远掌握不了正确的摄影技巧,他想自己也会将这个爱好保持下去,这样等他们老了以后,就可以在某些悠闲的午后,肩膀挨着肩膀坐在沙发上翻着年轻时的相片,回忆年轻时的故事。


  他们会一直存在于彼此的人生中,贯穿始终,无人缺席。


  同一时间,隔壁屋躺在被窝里刷着微博的乔一帆默默扭头看了眼叶队长房间所处的方位,发现居然就连那么厚的一堵墙都挡不住那边飘来的粉红泡泡。


  次日回去的路上,很不幸依旧是魏老大开车,为了监督司机不要胡乱展示车技,陈果毅然决然牺牲自我坐在副驾驶上。出来散心果然有效,不过短短几十个小时,陈果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半点忧愁,她愉快地说:“真是个好季节!”


  魏琛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嗯,发情的季节。”


  这话好像另有深意,陈果琢磨了一会,问:“你说谁呢?”


  魏琛抬头看了眼后视镜,镜子里坐在最后一排的苏沐秋正靠在叶修肩上鼓捣相机,俩人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陈果立刻明白了其中未尽之意,立马翻了个白眼,更正:“……跟春天没关系,那两个人发情从来不分季节。”


  而被谈论的那两位毫无所觉,吹着蕴含着春日气息的暖风,叶修望着车窗外看了半晌,忽然说:“春天出来逛逛也不错,风景漂亮。”


  闻言苏沐秋低声轻笑了起来,在恋人转头略带疑惑地看向自己时,他伸手撩开挡在叶修眼前的发丝,然后托住对方的后脑送上一个温柔缱绻的吻,脑中浮现出一句话。


  春林渐盛,春水初生,春风十里……


  ——不如你。 




  END




  注:最后一句话出自现代诗人冯唐


  全文目录

评论

热度(441)